澳门新葡亰518网址-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www.773838.com】

热门关键词: 澳门新葡亰518网址,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www.773838.com
澳门新葡亰518网址 > 国际要闻 > 书摘屠尽守军变卖妇孺:亚历山大大帝的血腥报

原标题:书摘屠尽守军变卖妇孺:亚历山大大帝的血腥报

浏览次数:81 时间:2018-12-31

  本文节选自《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作者:[英]彼得·格林,译者:詹瑜松,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后浪出版公司

  提尔人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他们凭借大无畏的勇气拼死抵抗着。他们手中最天才和最为可怕的武器却也是最为简单的装备。提尔人在许多大金属碗中装满沙子和细小的碎石,并把它们加热到接近白热的状态。这些碗放在胸墙上,每一个配有相应的抛掷器;这样,碗中的沙石就可以被悉数倾泻到任何进入射程之内的进攻者身上。这些火红的沙石滑落进敌人的胸甲和衬衣里,能给皮肤造成深度烧伤:这种武器恐怖而有效,堪称是凝固汽油弹的前身。最终,亚历山大被迫撤退:由于敌人的精心部署,这次进攻可谓损失惨重。此时此刻,据说身心俱疲的亚历山大曾认真考虑过要放弃围城而直接朝埃及进军。 现在正是盛夏时节,他花了将近六个月的时间在提尔的城墙下苦心劳作,但却一无所获。人力和物力的消耗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而大流士却在日夜不停地组建和训练一支新的大军。如果亚历山大仍旧咬牙坚持,那也是因为他早就没有退路。现在放弃围城的代价会比强行攻下大得多。

  最终让他如愿以偿的还是提尔人。提尔人的舰队在一次午后时刻差点成功突围,但在一场激战之后又被赶了回来,仍旧困在北面的港口里——在围城期间他们一直呆在这里。现在,亚历山大可以毫无障碍地围绕该岛四处行动,以便找到其薄弱之处,然后全力进攻。他在船上架起弩炮和破城槌以攻击北面港口的防御工事,但依然无法突破。于是,国王把整个突击队全调到了提尔城的东南面,就在埃及港的下面。在这里,他的运气就好多了。有一段城墙在密集轰击下坍塌了,其余的也是摇摇欲坠。亚历山大迫不急待地要利用这个缺口,他立即叫人从船上搭好突击桥,然后命令突击队的前锋攻进去。但是,他们被敌人猛烈而精准的投射武器赶了回来。尽管如此,亚历山大还是确信终于发现了提尔城防的薄弱之处。

  亚历山大决定在总攻之前先让将士们休息两天。对于亚历山大这突如其来的信心阿里斯坦德洛斯大概已有所察觉,在占卜后他宣布提尔城将会在当月顺利拿下。大海又一次变得波涛汹涌,但是第三天晚上风突然停了,到了黎明时分亚历山大开始对城墙进行猛烈的轰击,所选的位置仍是早先攻破过的那个点。在把一大段城墙打得粉碎后,他撤下了笨重的弩炮船,调来两船载满突击部队的特别突击艇。与此同时,塞浦路斯和腓尼基舰队在两个港口都发起强攻,其他战船则载满 弓箭手和箭矢,环绕该岛在任何需要的地方予以援手。

  突击艇就位,舷门一开,一大波马其顿士兵立即冲了出来,朝着城垛直奔而去。最先到达的是翊卫队,紧随其后的是克拉特洛斯手下的方阵营。先头部队的指挥官阿德美托斯( Admetus)被敌人用斧子劈开了脑袋。他倒下之后,亚历山大亲自上阵指挥。马其顿军队沿着城垛奋力地杀开一条血路。接着,从下面的港口那里传来一阵欢呼声:塞浦路斯和腓尼基舰队成功地闯进港口。 49城墙上的提尔人害怕腹背受敌,于是撤到了城市的中心,他们一边撤退,一边在狭窄的街道上设置路障。同时,他们还在屋顶上不断用瓦片袭击追兵。等退到阿革诺尔( Agenor)神庙,提尔城的防御者们已无路可退,只能死战到底。

  在消灭了最后的有组织的抵抗之后,亚历山大的老兵们在全城展开野蛮的捕杀行动;一切约束都被弃诸脑后,在经过长期艰苦的攻城之后,他们变得歇斯底里而几近疯狂,如今都成了彻头彻尾的屠夫,一个个都在不停地击杀、践踏和肢解,直到把整座提尔城都变成一个血腥、恶臭的屠宰场。 有些公民把自己锁在屋里,然后自杀。亚历山大下令,除了那些在神庙避难的人以外,所有人都应当处死,而他的士兵们执行起此命令来简直丧心病狂。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房屋着火后的浓烟。有7000名提尔人死在这场恐怖的大屠杀之中,要不是因为有随亚历山大军队进来的西顿人,这个数字还会更高得多。尽管提尔在几百年里一直是西顿的对头,但是作为受难者的邻居,西顿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于是他们设法把大约15000人偷偷送到安全地带。

  这座希拉姆曾经统治过的伟大城市,现在被彻底摧毁了。国王阿齐米利克( Azimilik)和其他众多显贵,包括迦太基的使节们,都躲在墨尔卡特神庙中避难,因此亚历山大免他们一死。剩下的幸存者,约有30000人,他全都卖为奴隶。有2000名达到服役年龄的男子被钉死在了十字架上。接着,亚历山大走进神庙里,扯掉了神像身上的黄金索(现在他下令将其重新命名为阿波罗·菲拉勒珊德尔[ Apollo Philalexander]),然后进行他那被耽搁已久的献祭:这堪称代价最为高昂的血祭,即使墨尔卡特也从未遇到过。之后则是盛宴和游行、为马其顿阵亡将士举行的隆重葬礼、火炬比赛和壮观的海上阅兵。那个最终摧毁提尔堡垒的破城槌,亚历山大把它奉献给了赫拉克勒斯,其身上的铭文连托勒密都不愿复述出来。

  不过,一个名叫匝加利亚( Zachariah)、在荒野中哭号的犹太先知已经为提尔城撰写了悼文:

  神谕:上主的话临于提洛为自己建筑了碉堡,堆积的银子多263如尘土,金子像街市上的泥土。看,吾主必要占据她,把她的财富抛入海中;她必为火所吞灭。[《匝加利亚》9:1—8]

  夏日天空下的亚历山大的防波堤平静祥和,沙粒从海岸的沙丘上流动下来,打磨着石块和栏栅的尖锐轮廓,把提尔城与大陆连得更近一些。上主的惩罚已经完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半岛日渐加宽。今天,在柏油街道和居民住宅的深处,这条神奇堤道的核心基石依然矗立着:这是亚历山大留给后世的有形和永久的遗产之一。

  匝加利亚不是预见提尔城被毁的唯一一人。大流士必定也明白这个城市坚守不了太久。可惜,他没法支援城中的守军。与传闻所说的情况相反,大流士并没有怎么费心组建一支新的帝国军队,而是把赌注都押在了小亚细亚和爱琴海的胜利上。他现有的所有一线部队都投到了这两个战场当中。然而,到了公元前332年夏天,即在亚历山大攻入提尔城之前不久,大流士被迫承认这一代价不菲的战略最终失败了。亚历山大在赫勒斯滂的指挥官安福特洛斯和赫格罗科斯终于成功组建起了一支强大的舰队(伊索斯之战的消息可能也对此有所帮助)。他们在特奈多斯打败了阿里斯托美涅斯(Aristomenes)的舰队,随后往南横扫爱琴海,重新占领了累斯博斯、基俄斯以及其他岛屿。法尔那巴佐斯舰队中腓尼基分队的全体叛变,也使得他们的任务日渐轻松。

  (从大流士的角度来看)陆上的形势也好不到哪去。巴拉克洛斯打败了波斯总督叙达尔涅斯( Hydarnes),夺回了米利都。卡拉斯对帕夫拉戈尼亚人的征讨也很顺利。不过最重要的是,被派去切断亚历山大在安纳托利亚中部的交通线的波斯军队遭遇了彻底的失败。独眼的安提柯和纳巴尔扎涅斯的精锐骑兵分队打了三场血战,最后全部获胜。

  在仔细评估了当前日益恶化的形势后,大流士决定与亚历山大再谈判一次。这一次他提出的条件甚至更加慷慨。领土割让条款保持不变:他愿意割让哈吕斯河以西的所有行省。不过,他为其家人提供的赎金现在则翻倍,从10000涨到了20000塔兰特;除此以外,他还愿意把长女嫁给亚历山大,顺带奉上与波斯大王的驸马相称的一切福利。他在信末还不忘告诫亚历山大一番。波斯帝国是非常辽阔的,早晚有一天,亚历山大那为数不多的军队将会进入大草原当中,对他来说那里可要危险得多。然而,已经稳稳控制住提尔城的亚历山大,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些新条款。他告诉波斯使节,大流士许给的妻子自己什么时候都可以娶;至于嫁妆,他已经自己拿到手了。他没有渡海去赚取像吕底亚和奇里乞亚这样的不足道的利益,是因为他现在的目标是波斯波利斯以及东方的各个行省。亚历山大重申,如果大流士想要保住帝国,他必须为之战斗,因为无论他在何处藏身,马其顿人都会把他揪出来。

  得到这个消息后,波斯大王放弃了通过外交手段达成协议的尝试,而“开始积极准备战争”。 他命令所有行省总督带着全额的兵力到巴比伦来跟他会合。其中,最强的一支是巴克特里亚总督的:大流士不能没有他们的支援,尽管他本人非常不信任巴克特里亚的总督贝索斯( Bessus),因为此人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当波斯大王——就血统而言他确有一定的权利。鉴于此前的失败部分原因在于装备不足,大流士这次花了更多的心血在部队的武器上。他们驯服了整群整群的马匹,以为先前徒步战斗的军团提供鞍马。用标枪战斗的人现在则分配到了剑和盾牌。同时,更多的骑兵获得了防身用的锁子甲。同时作为一支特别的威慑力量,波斯大王下令组建了有两百辆战车的卷镰战车队,“在快速行进时能将一路上的任何阻碍 都切成碎末”。

  当亚历山大还在提尔城时,希腊同盟派来了15名代表。他们宣布,同盟的成员国已经投票通过,决定授予亚历山大一顶黄金花冠,以此奖励他的英勇并表彰他“为希腊的安全和自由”(原话如此)所做的一切。国王非常现实,自然不会接受这种表面上的阿谀奉承,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表征,说明伊索斯之战的消息已经大大改变了希腊的政治气候。与此同时,帕美尼翁从低地叙利亚回来了,在回来之前他把军事指挥权交给了安德洛马科斯( Andromachus)。因而,亚历山大准备继续他的征程。

  在提尔城陷落的消息传开了之后,向南直通埃及的路上的沿海城市都纷纷表示归顺,只有一个例外。这个城市就是加沙,一个地处沙漠边缘的堡垒,有着坚固的城墙,建在距海几英里远的内陆的一个土丘上,周围都是陡峭的沙丘。除了控制通往埃及的道路外,加沙还位于一个古老商路的端头,由此变成了东方香料贸易的一个天然集散地。它的非利士人和阿拉伯人混杂的居民们也借此获得了巨额财富——这是不可绕过此城的另一原因。加沙的总督巴提斯( Batis)坚信此城固若金汤。当亚历山大在围攻提尔城时,巴提斯招募了一支强大的阿拉伯雇佣军,并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和提尔人一样,他现在信心满满地等待亚历山大的到来;此时他很清楚地记得,上一个通过强攻拿下加沙的统帅是冈比西斯( Cambyses),而那已经是两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

  亚历山大不为所动,他派赫淮斯提翁由海路带着舰队和攻城器械先行出发,自己则率领军队从陆路赶过去。赫淮斯提翁的任务之一很可能是确保军队有足够的粮食和饮水供应:八九月间,在提尔与加沙之间长达160英里的路上,大部分河床都是干的,此外巴提斯早已把巴勒斯坦地区的粮食储备搜刮殆尽。亚历山大不可能只依靠沿途少数几个城市的水井和谷仓来维持生存,而唯一可用的一条大河是约旦河;所以,明显的解决方法是通过海路从提尔城及更远地区定期运送补给。军队原先一直沿着海岸行进,可以很方便地从补给船获得物资;而后来当因受莫克兰海岸山脉的阻碍而被迫转向内陆时,他们在格德罗西亚沙漠中遇到麻烦了(参见下文第433页及以下)。马其顿军队通过阿凯(此地曾经被波斯用作进攻埃及的一个据点)向南行进,亚历山大在此设立了一个新的铸币厂;接着,他们翻越巴力的圣山卡尔迈勒山,行经约帕——安德洛墨达( Andromeda)曾在此耐心等待海怪到来——又途经了低地叙利亚边境上的亚实基伦。撒马里亚投降了——暂时而已;不过,所谓亚历山大曾到耶路撒冷朝圣的说法只不过是一种一厢情愿的传说罢了。

  到了加沙,这段轻松的行程便戛然而止。亚历山大的坑道工兵开始在城墙下挖掘坑道,但是这项工作比他们所预计的要困难得多。攻城塔顺利搭建起来,却又陷进了细小且极易流动的沙土中,沙子直接没到了车轴的位置。在巴提斯的雇佣兵的一次突袭中,亚历山大的肩膀被射中一箭,箭头直接射穿了他的铠甲。当时,他流了很多血——好像伤到了动脉——然后在半昏迷中被人抬下战场。防守的一方不断袭扰亚历山大的交通线,试图烧毁他的攻城器械。最后,他只得围绕加沙建了一个和土丘一样高的土墩——这是一个工程量极大的任务。接着,亚历山大总算可以把他最强大的弩炮派上用场了,这些弩炮通过斜坡被拉到了土墩顶上。在巨型石球的连续轰击下,防御工事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一队突击组经由这个通道攻了进去,而另一队则通过坑道破墙而入。在经过一场血腥的肉搏战之后,加沙最终陷落了。

  在攻城的过程中,第一个伤口尚未痊愈的亚历山大又被炮石打折了腿。这让亚历山大愤恨不已,再加上巴提斯的抵抗还使他的行军计划滞后了两个多月。于是,他将大约10000人的守城者悉数屠杀,至于他们的妻儿则全部卖为奴隶。从加沙的库存中他还缴获了数量极其庞大的香料——借此,他特意给年老的列奥尼达斯送了一份极为可观的香料大礼。巴提斯本人被列昂那托斯和菲罗塔斯生擒,他们把他带到亚历山大面前听候处置。此人是一个高大肥胖、皮肤黝黑的宦官,站在那里,神色冷峻而充满藐视,身上尽是尘土、汗水和血污。当亚历山大问话时,他一言不发,甚至都不求宽恕。国王原本就非常厌恶丑陋之人(何况他当时脾气也非常差),此刻更是怒不可遏;提尔围城战之前的种种经历也让他变得更加暴躁。库尔提乌斯说,亚历山大把巴提斯的脚踝绑在战车的后面,拖着他绕着加沙的城墙奔驰,一直到他死了为止:这种残忍的手段正是《伊利亚特》中阿基琉斯对待赫克托尔遗体的方法的变种。

本文来源:书摘屠尽守军变卖妇孺:亚历山大大帝的血腥报

上一篇:吉尔吉斯-亚历山大:未来可期的新星

下一篇:《激战狂潮》亚历山大连招攻略 亚历山大如何连